連加恩 一個醫療奉獻獎得主的祈禱
2016-10-12

  • 處理中



今天是我們國家的生日,透過最近的頒獎典禮,厚生會安排了總統府、行政院、立法院接見,這是我近距離曾經接觸到的第三位總統,也在這裡紀錄一下當時的對話好了:

蔡總統(在唸每個人的事蹟時,輪到我):連醫師,你的鬍子呢?
我:剃掉了。(我猜:幕僚可能抓到很舊的照片)
等大家坐定,總統請得獎人講話,一開始大家非常安靜。
蔡總統:如果你們都沒問題,那我有問題要問你們囉!
(哇,果然像大學教授)
蔡總統:到底台灣的醫師人數是夠還是不夠!
現場有醫界、護理界大老,我決定不講我所認知的版本,但很慶幸知道這是個被重視的議題。

最後輪到我講話:報告總統,您剛剛講的鬍子,是我當年在當外交替代役時候的造型,後來,我曾經有三年的時間在非洲擔任衛生福利部的駐非洲代表。我想就我們國家的醫療外交發言,我之前這個職缺其實是扁政府烽火外交的時代所開展出來的,為了要拚加入世界衛生大會,目前這種職缺全球只有派遣四個,一個在華府、一在歐盟、一在日內瓦,一個就是我所在的南非。在非洲,我常常需要出入在外交上對我們極為不友善的國家。(說真的,我國的外交人員所做的,是全世界最辛苦的工作之一),但是不論交往的國家如何的不友善,每當我提到我的工作是想促進台灣的醫療在非洲的合作,對方總是態度改觀,而且主動要求希望來台灣看看我們的健保制度、醫院管理和醫療資訊。而這三項,剛好就是讓我在非洲覺得很自豪、我的後盾、我們的軟實力。



我們的健保署有一個簡報樓層,曾經接待了世界上超過一百多個國家的訪問團,明顯的這個數字遠超過我們的邦交國數,(我跟總統舉例,某國曾經又是台嫌遣陸案,又是船長喋血案的,但在大約喋血案的同時,他們的衛生部長派了一大團人,來台灣為了要跟我們取經學習健保。) 我陪同外賓來這個地方聽簡報好幾次,但有時因為這個系統經歷二十年來的演進,非常繁瑣,即使最熟悉的承辦人,也不一定能完全用英文呈現細節,當外賓聽講後,跟我們要細部技術性資料來參考,我們常常只有中文版的可以提供,建議為何不投入更多資源,把這個單位升等成一個訓練中心或Academy?

(我心中想講沒有講的,其實是我們的國際化、輸出台灣軟實力的阻力,有一部分來自語言,這和講了很久的國際醫療專區,還是輸泰國很遠,目前只有旅外台商返台健檢、大陸旅客用醫美簽證遊台、沒有帶來預期的商機的理由相同。)



另外,我也提了世界衛生大會WHA,我說每次代表團去開會都要拚發言次數,但因為沒有實質參與太多的技術性會議,所以發言的時候不太能進入各國討論的核心、發生交集。我舉例,大會在討論瘧疾議題,可能是在爭某一個決議案的字句,為了讓聯合國的更多資源投入在太平洋島嶼國家的瘧疾防治,等大家討論完後,輪到我們(觀察員)發言,我們能講的點不外乎:第一、我國在四十年多年前根除瘧疾。第二、我們在聖多美普林西比協助抗瘧疾計畫。第三、我們願意更多協助世界上的各國抗瘧。與會者聽了,總是覺得這個發言點跟大家討論的有格格不入的感覺。當然,我也跟總統強調這真的很難,也不是前線的同仁不夠努力的問題。



最後合照的時候,總統也轉頭過來問了一點私人問題,陪同我去的廖文華牧師事後說:真後悔,剛剛來不及跟總統說,我們很多基督徒常常在為國家、為你禱告喔。

說真的,我也有點後悔,因為在政府部門工作的人,實在是輪不到我告訴他們哪裡做得不夠,這部分有各式媒體、網路意見領袖、幕僚和名嘴都可以告訴他們了,或許他們真的需要的,是更多的鼓勵、肯定、提出機會和出路在哪裡,並且更多的為他們禱告。

在雙十國慶的今天,讓我們一起為國家的未來祈禱。

圖、文│取自連加恩臉書

×
投票截止日:
投票總人數:
×
投票截止日:
投票總人數:

×

iGive 發表

你有獨家的畫面或觀點要和大家分享嗎?歡迎踴躍發表iGive!
請使用16:9的圖片(例如:640x360、1280x720)
圖片大小:500 kB 以下
圖片格式:PNG、JPG、GIF

確認送出
取消

×

請登入會員 還沒有加入會員? 按此加入 只需要一下下
×